• <form id="q4yza"><noframes id="q4yza">
  • <strike id="q4yza"><li id="q4yza"></li></strike>
  • 小鎮青年甩掉背包 多家企業掘金藍領招聘

    金智新聞|2019-02-18| 次閱讀

           隨著“互聯網+”在藍領招聘行業的落地,整個藍領用工生態也正逐漸發生改變。無論新老勢力還是大小平臺,都開始走到上下游環節,嘗試將自己的版圖向外擴展。

     

          文/龔晨霞 億歐專欄作者

     

          2019年春運返程高峰已經結束,節后用工潮又開始興起,與每年的春運一樣,這又是一場頗為壯觀的人口遷徙。嘈雜的城中村、擁擠的勞務市場、背著大包小包找工作的人…這些是藍領招聘市場的基本現狀,低效、混亂又原始。

          這些游離于數字化時代、被割裂的求職弱勢群體,就像春運中傳統的綠皮火車,承載了中國最多的人口,卻行駛在科技改革最慢的軌道。都2019年了,數字化轉型還進入不到藍領招聘領域嗎?

          近日,根據公開資料統計了目前互聯網藍領招聘的100多家企業和投資機構,以探究這個市場的發展情況。


    長三角占比41.7%成藍領用工高地

    地域競爭明顯


          據不完全統計,以“藍領招聘”為主的互聯網企業共有103家,位于廣東的企業最多,共有21家,占比20.4%。隨后是北京17家、江蘇16家,上海13家,占比依次是16.5%、15.53%和13%。其中,華東地區集中趨勢最明顯,山東、江蘇、浙江、上海、安徽、江西的企業共有47家,占比為45.6%,約華北、華南的2倍,西北地區的24倍。

          值得注意的是,整個長三角和珠三角區域的互聯網藍領招聘企業超過了全國的一半,達到62.2%。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共占比41.7%,廣東為20.4%。而這兩個區域,也集中了中國最多的藍領人群。

          為何地域差距如此明顯?這與當地的經濟發展模式息息相關。首先,國內的藍領人群主要從事的行業可分為兩大類,即服務業和制造業。服務業具體包括家政、餐飲、物流、出租車司機、客服等,制造業則分為紡織、食品加工、制藥、家具制造等。其中,服務業重在提升生活品質,因此對藍領的招聘需求主要分布在一二線城市。制造業則受廉價勞動力、生產環境、水陸交通等因素影響,大多分布在三四線城市。

          相較互聯網滲透率較高的藍領服務業,制造業的招聘更加原生態。一二線城市的服務業市場帶動了藍領從業人群的認知和行為模式,科技在潛移默化中成為生活服務的工具。但制造業不同,生產工作環境單一、封閉;人力資源鏈條復雜;從業人員勞動權利無法得到保障;黑中介、虛假招聘等頻出……行業亟需向透明、高效的互聯網化轉型。

          據藍領制造業招聘平臺小職姐發布的《2018年長三角制造業用工大數據報告》顯示,目前長三角不斷吸引打工者從全國各地匯集一處,已形成極有特色的制造業藍領用工生態。制造業在歸攏勞動力人口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因此長三角作為全國制造業高地,亦是全國藍領用工高地,國內藍領用工生態發展最為領先的區域。

          其中,汽車制造業、化學品相關制造業、金屬加工冶煉制造業、機械加工制造業、醫藥制造業以及電子通訊類產品制造業是長三角地區的六大支柱產業。2018年,汽車制造業的盈利水平一馬當先,其他五個行業的盈利水平基本相近;在用工需求量方面,電子通訊類產品制造業的用工需求量更是一馬當先,基本占據了整個區域用工需求量的60%以上。 

          因此,地域競爭會成為藍領招聘的主要競爭因素。雖說“投資不過山海關”,受歷史、政治等因素,長三角、珠三角經濟偏發達,北方招聘企業數量目前也落后于南方,但招聘服務商更受制于用工方,如果傳統藍領行業的地理格局發生變化,藍領招聘行業也將牽一發而動全身。

          隨著2015年《中國制造2025》文件的頒布,中國制造2025分省市指南的出臺,政府批復了5個城市和3個城市群開展城市(群)試點示范,因地制宜、特色突出、區域聯動、錯位競爭的制造業發展新格局開始初步形成,藍領招聘行業的地域競爭可能將更加明顯。


    2019年的互聯網藍領招聘

    或已進入競爭期


          隨著“互聯網+”在藍領招聘行業的落地,整個藍領用工生態也正逐漸發生改變。不僅有新興互聯網線上招聘中介入局,傳統中介門店也開始嘗試改變用工的路徑,無論新老勢力還是大小平臺,都開始走到上下游環節,嘗試將自己的版圖向外擴展。

          經過數據統計發現,互聯網藍領招聘企業的成立高峰時段在2013-2015年,數量幾乎是往年的20倍,其中,2015年成立最多,達到28家。2016年后又跌回原來的水平,新增企業僅為7家,2018年仍呈下降趨勢,新增企業數為5家。

          在這103家互聯網藍領招聘企業中,尚未融資的有66家,已融資的多數分布在天使輪、A輪階段。新三板僅有3家,分別為江蘇的歐孚科技、河南的云工社和廣東的一覽網絡。這3家企業均在2000年后成立。最近融資多集中在2015-2016年,其中2015年共有16家企業獲得了融資,是2018年的8倍。這里唯一一起戰略并購是頭部企業58同城,在2015年收購山景科創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即58同城正式宣布與趕集網合并??梢哉f,2015年是互聯網藍領招聘元年。

          除了上述體量較小的互聯網藍領招聘企業,58同城、前程無憂也早就盯上了這塊市場。據了解,58同城在收購了趕集網、安居客、中華英才網等平臺后,還設立了58同鎮,這是一個集本地便民服務、營銷推廣、政府公告、就業招聘于一體的鄉鎮生活信息平臺。很明顯,渠道下沉和平臺將為58帶來更多的流量入口,這也意味著58同城會進一步拓展藍領招聘市場。

          專注人力資源服務的供應商前程無憂也設立了藍領事業部,2018年9月與上海不銹建立戰略合作,支持有意愿的上海不銹員工實現集團外部轉型的同時,探索新的人才流動模式。根據前程無憂官方資料顯示,在此次戰略合作中,前程無憂主要提供轉型意向調研、線上簡歷錄入指導、技術支持,建立“上海不銹求職專區”、協助舉辦線下專場招聘會、一對一推薦員工集團外部轉型入職等相關服務。

          整體來看,互聯網藍領招聘行業從2015年的蓬勃發展至回落,態勢已由起步轉向了競爭,在歷經市場淘汰過后商業模式已日趨穩定,新增企業數量自然不再井噴。

          那么,資本市場是如何看待這片未來的藍海呢?

          在因果樹上查詢相關藍領招聘的投資機構發現,關注這條賽道的機構共有34家,其中以VC和早期機構居多,基本分布在北上廣,有幾家機構來自香港和海外。另外,騰訊、螞蟻金服、小米等也有入局,其中螞蟻金服和小米均為戰略投資,純互聯網基因的加入勢必會為藍領招聘會創造更多的機遇和場景。

          但藍領人群對互聯網的理解和使用情況并不樂觀。他們并不缺乏信息,但對信息相對并不敏感,大多停留在娛樂階段,刷抖音、玩快手,藍領消費市場也因此被資本所熱衷。

          對招聘這種偏職場服務的功能,藍領是慢熱的。他們找工作更多的還是原始的“人帶人”,屬于同鄉經濟,受地域、人脈的局限,人與崗位沒有辦法高度匹配,其中冗長的人力資源鏈條也容易滋生黑中介、虛假招聘等問題。因此互聯網藍領招聘企業有望利用大數據算法等新技術,簡化各個流程,從發布信息、報名篩選、班車接送、臨時住宿、崗位匹配到推薦入職,基本可以解決藍領人群舉目無親找工作的痛點。

          君灝資本分析師在接受億歐采訪時表示,他在調研藍領市場時使用的是“我的打工網”APP,這是一家從制造業藍領招聘切入的互聯網藍領招聘企業。君灝資本分析師在調研過程中發現,目前的藍領市場,特別是在昆山,招聘領域的互聯網化程度是比較高的。一般來說,從線上找工作報名、下火車之后的班車接送、到達門店中心后遞交入職材料,整套流程采用線上招聘+線下服務的模式,所花的時間不到半天。

          總體來說,從招聘模式的歷史分析,一開始以小體量的零散招聘如張貼小廣告為主、再到更普遍的集中平臺人才市場模式,以及到現在更大體量的互聯網招聘,招聘行業的規模、流程和市場制度都在不斷高效化,市場痛點存在的商機也是不可限量。


    2019的社保入稅

    藍領招聘企業終將走向規范化


          對于整個行業來講,2019年是社保入稅的一年。社保入稅意味著,新政一改過去個人所得稅由用人單位代扣代繳申報的做法,要求企業需要錄入全部的雇傭人員信息,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這無疑對勞動密集型的制造業影響極大,特別是小微企業,不僅增加了企業成本,更因為這里面也充滿了關于社保入稅前的“灰色地帶”。

          一般來說,藍領的人力資源鏈條可分為用工方、勞務派遣、分包派遣、各類中介、分包中介和個人。勞務派遣對接用工方,即TO 大 B,中介對接個人和勞務派遣方,即TO C 和TO 小B。在傳統藍領行業,從業人群常常“被”逃社保以降低成本,這些人也沒有社保維權意識,因此常常出現無勞動合同、無社保等情況。

          受社保入稅影響較大的主要是那些不正規的勞務派遣公司,從流程來看,用工企業會為正式員工繳納社保,對于外聘員工,則會交由勞務派遣公司繳納。到了用工荒階段,勞務派遣公司為了完成招聘任務,會進行“返費”招聘,即自己掏錢對成功入職一定期限的工人進行返費補貼。這時,有些勞務派遣公司會將一部分企業代繳的社?;鹱鳛榉蒂M金額發放給員工,因此返費的出現并不是合理的、良性的。

          稍有些規范的,是目前比較時髦的“靈活用工”,在用工成本日益攀升的當下,勞務外包的比例越來越大,小時工、零工開始興起,互聯網進入人力資源產業鏈,為藍領人群和招聘市場進行信息對接和匹配,希望充分利用閑置的人力盤活剩余的市場。不過靈活用工主要適用于輕體量的藍領服務業,對于用工規模大、鏈條成熟的制造業來說,靈活用工需求并不明顯。況且,服務業的藍領招聘方多而分散,但量少、人群轉換行業頻率高、流動性大,因此對于信息對接的精準、及時、靠譜要求也十分高。

          由此可見,不管是服務業和制造業,藍領招聘的信息真實和權益保障都非常關鍵。藍領人群對互聯網信息的辨識度并不高,因此真實的信息將是藍領招聘企業競爭的立足點和社會價值。億歐也看到,在公開資料上顯示的互聯網招聘企業中,有一些屬于社會組織性質,說明他們需要社會幫助。

          當然,更重要的是市場經濟的自我造血,以及整個行業信息的暢通和制度的完善。欣慰的是,起碼2019社保入稅后,部分“回扣”被消失,并且隨著行業內技術的發展和人群觀念的進步,返費這一制度最終也會被行業消滅,真正形成競爭的將是對接藍領招聘企業服務的質量和高效,整個行業必將走向規范化。新一代的藍領人群,終將甩掉背包,快步趕上新時代的列車。

    国产精品丝袜无码不卡视频_日本JAPANESE 办公室丝袜_最近更新在线观看2019_电影